当前位置:主页 > M惠生活 >橘子/我曾经想为了你勇敢一次

橘子/我曾经想为了你勇敢一次

2020-07-18834

文/橘子

遗憾不美,但也不坏,

遗憾让妳不必亲自走进现实里的缺,

还让回忆因此变得唯美。

《康熙来了》宣布熄灯的那一阵子我想起妳,想起我们最后一次通电话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而那次妳打来电话为的就是说他正在上节目的这个消息,那集的主题妳在电话里有说但我一直回想不起来,只隐约记得是那种大堆头的素人来宾;电话里妳声音轻轻柔柔的笑着要我赶快打开电视:

「正在播他和小S的对话,很好笑喔。」

好可惜当时我和朋友还在外面聚餐,是那家店名叫作「青蛙」的墨西哥餐厅,不知道为什幺反而这件事情记得倒是清楚,果真老是搞错重点的记忆模式;之后我始终忘记要找重播来看,可能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怎幺看《康熙来了》这节目,于是便这幺顺理成章的忘记,直到好多年后看到宣布即将停播的这新闻时才又突然想起那通我们最后的电话,而聊的话题是他。

他是我少少的办公室生涯里的老闆,年少得志、性格急躁,十分挑剔但为人大方,总是穿着西装梳着油头皮肤白皙身材高大并且相当痛恨别人在他面前说英文,是那种脾气一来就会不留情面直接在办公室里骂人的坏脾气,而很少出现在我们办公室这点则是我们唯一觉得此人的可爱之处,当时为了方便讲他坏话并且不被别的部门同事听见于是我们还帮他取了个小旋风的代号,而小旋风永远是我们午餐时刻的热门话题。

讲老闆坏话一向是增进同事情感的绝妙处方,这是我短暂的职场生涯里最大的偏差心得。

那是我极少数的工作经历之一,想来,那好像也是妳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时候我们有没有轻微担心妳这幺一个明显社会新鲜人气质的小女生会被他吓跑气跑?但确实妳上班的第一天就见识到了他暴君排场,那天妳效率极佳的把预定工作交出之后便无事无聊的玩着电脑小游戏打发时间等待下班,然后,突然的,他出现在办公室里,当着大家的面好兇的把妳臭骂一顿。

託了妳的福,大家于是知道原来办公室后方装了监视器。

暴君,控制狂,更多更多的午餐话题。

话题。

隔天妳如常上班,但开始油条的学会工作效率不必太好,这是妳社会化的第一步,接着不久,妳惊讶的发现这份工作妳相当得心应手,然后妳开始明白,这个暴君虽然修养欠佳其实心胸宽大、实事求是,不记恨也不针对,并且,他也看见了妳工作上的好表现。他跟别人提起妳夸讚妳,他是个活在当下看着未来的男人,而且他居然其实才大妳一岁,妳听到这点时好惊讶,但同时理解了为何这个管理整个公司的灵魂人物有时讲话会无法掩饰也从不掩饰的孩子气。

不掩饰。

那次妳的企画创下好成绩,而人正在家里休着丧假的妳并不知道也无心在乎,只是纳闷他干嘛要同事一直打电话联络上妳?

妳那时候还不明白自己的价值,但他已经看见;销假上班的第一天,他反常的一大早就出现在你们的办公室里,他看来神情激动相当兴奋,他显然情绪很满但结果却只是冲着妳说:「干得好!继续加油!」然后就这幺旋风似的走出办公室,姿态还相当帅气。

就只是为了当面跟妳说这个?妳觉得有点好笑,甚至有点觉得他其实还满可爱的,反差的真可爱。同时妳提醒自己他有女朋友了,他的女朋友就在公司里别的部门担任主管,妳还不明白提醒自己这个是干嘛?妳自己甚至也很爱跟同事讲他坏话。

开始在变。

你们被换了办公室,由原来被孤立的独立楼层搬到他的那一楼,你们愁云惨雾还有点想死,你们开始会动不动就看到他的身影在办公室里穿梭骂人,而这下他可不必再透过监视器就可以直接看到你们上班时刻是如何鬼混;你们的应变时间缩短了,以前还有道门他得推开,而现在连门也没了,他会直接走过来,脚步还风一般的快,你们只能变得更油条了。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你们、为什幺办公室突然要搬。

开始在变。

你们是公司里最会迟到的单位,每个月薪水都因此被扣好多,可是你们好像并没有想要在乎的意思,这点他在早会时曾经当着全体员工的面直接点名,但老油条的你们反应却只是低头笑笑;你们直接隶属他管,这点让他很没面子,可是他好像也拿你们没有什幺办法,你们还是依旧迟到,上班时假装认真但其实各自做着兼差的外务以及闲聊天;他对你们似乎特别睁眼闭眼,他还容许你们做一些别的部门不可以做的事情,对此他自有一套解释:创意部门本来就比较不一样。

这在别的部门传开耳语,连人资主任都发现这点,可是你们不在乎,你们本来就不怎幺跟别的部门同事说话往来,可是同事们拿你们也没办法,因为除了他之外、没人能奈何你们。你们活在自己的小宇宙里,而他,罩着你们。

他的确真的比较喜欢你们,他在你们部门的欢送会上坦率承认过这点,还有一次,他让妳看见了男人的脆弱,强者的脆弱。

开始在变。

他待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开始变成直接打电话交办给妳工作事项,可能妳工作绩效可能妳让他感到放心,但妳其实觉得有点奇怪,毕竟妳不是小宇宙里头最资深或最年长的,妳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他比较喜欢妳,而或许,不是只有妳这幺怀疑。

耳语不只是在别的部门而已。

他开始在早会时说些没头没脑但妳好像有点能够听懂的话,他看企画案时会直接弯腰圈住妳和妳的办公椅,而那确实是有点亲密的距离,他好像只有对妳才这样。大家都默默的看在眼底。

看破说破的反而是妳那极要好的同事提醒,她以大姐姐的姿态提醒着妳千万不要爱上他,于是妳惊讶的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想被提醒,妳跟自己承认确实妳也享受被他偏心的宠爱感,他还是持续对每个人生气可是他好像开始不太敢对妳生气,还有几次他明显就要生气了但看着妳脸却又强忍了下来,妳好喜欢他的那个表情,彷彿是专属于妳的表情。妳曾经听说过他是个工作上连女朋友都曾骂哭的公私分明性格。

更多更多,情生意动,蛛丝马迹,不能说破。

员工旅游。

生日快乐。

眼神流转。

无声默契。

然后,妳发现自己,想要为了他,试着勇敢一次。

变。

他在早会上宣布即将在上海成立分公司的消息,他自嘲说道之后待在公司的时间会变得很少,可能全体同仁会因此变得比较快乐。

「你们会想念我的。」

他笑笑的说了这句,然后话题一转,宣布公司往后将由女朋友代为管理负责;而同一天,他召开部门会议,他问你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上海?

无限的想像在妳心中滋长,妳想着几年前是女朋友陪着他打下这片江山,而这次,同样的角色可能会换成是妳。

你们没有相遇太晚,你们好像还有可能,新的可能,或开始。

可是该不该?值不值?妳开始会在心底这样问自己。

变。

后来,他帮妳加了薪水,但妳却决定离职。

是什幺改变了妳的决定?让妳放弃那个想要为他勇敢一次的冲动?是始终没有说出口的什幺?出现别的追求者?还是妳想起了〈爱的可能〉这一首歌?

亲口说出的承诺都可以被推翻,白纸黑字的誓言都可以销毁,更何况是从没来没有真正说出口的什幺。

妳其实没有自己以为的傻。

妳也看见了自己的价值,妳决定了为自己勇敢一次,而不是为他。妳想要过别的人生了,很清楚很明确的那种。

提出离职的那天,他和妳单独在会议室里对谈,你们坐得很近,而他想留妳下来,还想,带妳去上海。在那彷彿被回忆凝结成为永恆的画面里,妳再一次看见他的脆弱,妳还是期待着他会开口,不只留下来,或者跟他走,而是,而是别的什幺。

可是他依旧没有说。

他没有说出口,但他的眼神,却看得妳心疼痛。

而这一次,妳没问自己该不该或值不值,给不了就转身,得不到就放手,于是妳,选择了妳自己,和自己的梦想。

本文出自《我曾经想为了你勇敢一次》麦田出版

橘子/我曾经想为了你勇敢一次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